文史资料

我与政协的不了情

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09日

 

 

2007年到政协工作,成为我人生中的一段重要里程。责任感、成就感充盈我的内心,经历的点点滴滴成为我终身难忘的回忆。特别是我与政协的文史资料,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。

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政协工作是一份平凡而充实、淡泊而辉煌的工作。很早就想用文字表达对政协工作的情有独衷,对文史资料无法割舍的爱。文史工作可以说是平凡和单一的,寒来暑往,斗转星移,在日复一日的平凡中,埋头在浩瀚的文史资料中,奉献着火热的青春,体味着人生的苦与乐。静下心来真的想写点什么时,让我觉得再美的语言都无法表达索绕着我的从事文史资料的幸福感……

难忘第一次撰写“三亲”稿件

到政协以后,我一直在文史委工作,天天和文字打交道,每天生活得充盈、快乐。最难忘第一次撰写“三亲”资料的经历。文史资料与地方史志不一样,具有“亲眼所见、亲耳所闻、亲身经历”的特殊性,征集的群体大多是耄耋老人和各行各业的佼佼者,许多稿件需要上门征集或者录音采访后自己整理,查阅相关资料,非常繁琐。我是学物理学的,专业知识匮乏,起初编辑整理文史资料的时候,喜欢用“现成”的稿件,不想也不愿意自己动手写稿件,感觉做好编辑校对工作就是很好地完成本职工作了。

2013年,省政协文史委要我们配合开展“一五”期间洛阳十大厂矿专题文史资料征集工作,接到通知,我就在资料室抓“现成”准备上报。直到有一天,王经华主任打电话,给我说省政协文史委副主任高蓉生主任来了。听得我一头雾水,没有接到任何视察、调研、参观的传真或者电话啊!到王主任办公室之后,发现就高主任一个人。高主任看到我进去之后就直截了当的说:“省政协这次开展专题征集工作,‘一五’期间有十大厂矿落户洛阳,任务比较重,我专门过来了解一下情况,和市政协文史委的同志沟通一下。”王主任专门补充了一句:“夏天天这么热,高主任自己一个人坐火车专门过来指导我们文史资料工作,这种精神很让我们敬佩,小钱,你一定要作好记录,按照高主任的要求,把我市的文史资料征集工作做好。”此时,我才发现,高主任依然汗流浃背。(事后,高主任执意要做26路公交车到百货楼那里还有其他事儿,不让我们派车送。最后执拗不过我们的坚持,只让我们送到百货楼。)一位厅级干部,从郑州到洛阳,一个人坐车普快的火车,没有迎来送往的俗套,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他的文史情怀和敬业精神也成为我今后工作的标杆。

高主任简单休息了一下,就给我们介绍了文史资料的由来,什么是“三亲”资料,怎样撰写“三亲”资料,撰写“三亲”资料易犯的错误和典型事例等等,听得我写不过来,索性认真聆听,记在心里。这一个多小时的学习,字字珠玑,让我对文史资料和撰写“三亲”稿件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,丰富了我的业务知识,受益匪浅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王经华主任借用自己的朋友圈,先后联系了一拖、洛轴等厂矿离退休工作处,邀请了部分老厂长、老处长在一起座谈,聆听他们建厂初期的感受,大家没有因为工作环境差,生活环境苦而退缩,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讲条件,不讲困难,真的是困难面前不躲闪、利益面前不计较、荣誉面前不争功。听他们讲述建厂初期那一幕幕感人的经历,自己的心灵被他们的执着和奉献给感动。回来以后,在整理他们录音的基础上,把姚景直、韩永丰两位老厂长的经历,撰写了《在洛阳轴承厂工作的回忆》刊登在《河南文史资料》上。其间查阅许多资料,经王主任多次修改,虽然繁琐,但是看到发表的文章,心里满心欢喜。正是有了第一次撰写“三亲”稿件的经历,自己才有勇气和信心,去尝试撰写更多的“三亲”稿件。

喜欢文史资料的“苦”中作乐

文史资料工作谈的最多的就是严把三关——政治关、史实关、文字关。其中最难的就是怎样把好文字关。我非常佩服一位老先生——褚书智,他非常的博学严谨。2012年底,我婚期将至,《洛阳文史资料》即将付梓,我给王王经华主任说,这个我才校对了一遍,感觉差错率比较高。主任就说,没事儿,你把书稿交给褚老师,稿子经过他一把关就不会出错。当时心里就想,自己什么时候一本书经过自己手,也能不出纰漏啊!从事文史工作以来,接触的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,和他们交往或者修改整理他们的稿子,是学习增长见识的过程,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。“说得好,写得好,做得好”看似容易,实则难。要实现理想,还得不断攀登。如果有一天,领导再说:“小钱,以后文史资料里发现一个错别字罚你100元,咋样?”我拍怕胸脯说的时候,就离我梦想更进一步了吧。

一些工作经历的见闻感受,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的工作习惯,能够静下来,坐下去,努力做好“两个资料”的征集、编辑、校对工作,虽然枯燥,但是看到那厚厚一沓子成果时,也是满心欢喜,享受快乐。面对崭新的明天,我会加倍努力,踏实工作,砥砺前行!

 

 

下一篇:协商民主新举措 双月协商见实效